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他山之石
我只想做只灯泡,照亮一间屋
发布时间:2013/10/14 点击数:10125
2004年2月27日,是云南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战河乡中学开学的日子。几天来,冯艾的心一直悬着,她不知道,这学期开学,又有多少学生因贫穷而无法返回学校。

  2月18日,记者与冯艾一起来到离战河乡几公里外的彝族女学生金古体古的家。金古体古的父亲早逝,母亲一人承担着全家的生活重任,两亩地的收成只够吃半年,另外半年靠乡邻救济,家境贫困,是村里惟一还没有用电的人家。半年前,金古体古失学了。几个月以来,冯艾与校领导8次到她家,她的母亲被感动了,终于决定卖掉家中惟一的母牛,让孩子继续读书。后来,经冯艾牵线搭桥,金古体古获得了来自北京的资助。

  开学前,冯艾和学校的所有老师都要走访像金古体古一样家境贫困的学生,最怕新学期有学生不到学校。

  北京姑娘冯艾是上海复旦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学专业的研究生,2003年8月,她参加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并担任上海赴云南大学生志愿服务队队长。事实上,早在2000年8月至2001年8月,冯艾就参加过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到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白崖乡中学支教1年。

  与西吉干旱的恶劣条件相比,宁蒗的青山绿水让冯艾相当满意。尽管这里也和西吉一样贫困。

  “学生们没有热水、衣服、被子,与他们相比,就不觉得自己有多苦。在这里,人的关注视点会改变,想的不再是工资、房子、车子,在物质上几乎无欲无求。你只想为学生做事,活得很纯粹。”冯艾说。

  所以,当看到听不懂汉语、没有新华字典、初一的学生还写错自己的名字,听到学生问“因特网是用来打鱼还是捉鸟”时,冯艾的心会很痛。

  由于有过西吉支教的经验,冯艾告诉自己和所有的队员,面对这些学生,不能心急,不能失望,必须用教小学生的方法教他们。为提高学生们学汉语拼音的兴趣,她把手机拿给学生看,告诉他们如果不会拼音就不会发短信;学习中,对课本中提到的、学生们没见过、想象不出来的东西,比如《背影》中的站台,冯艾就把它们画在黑板上;冯艾还把电视节目里的竞猜方式引入课堂,提高了学生们上历史、地理课的兴趣。

  半年来,冯艾承担过音乐、语文、历史、地理4门课程,每周30节课。学校没有周末,一个月放假3天。每天夜里批改完作业、备完课已经凌晨一两点,早晨6时起床参加学生早自习;中午12时15分下课,中午1时又上课;晚上6时~9时15分也是上课时间,一天下来,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而且很多时候由于没有时间吃饭,冯艾总是饿着肚子给学生上完课后,才去吃方便面。

  为培养学生良好的生活习惯,冯艾不准学生随地吐痰,不准沾口水翻书。她要求学生勤洗手,但后来她发现学生们根本就没有肥皂,于是她利用外出开会住宾馆的机会,把洗漱用具带回来分给学生。

  由于工作突出,学校决定让冯艾担任副校长。当上副校长后,每当值周时,除了日常工作,冯艾最关心的是学生的饭菜冷热。每天吃饭前,她都要去食堂看看。冯艾说,起码在她值周的这一个星期,她要让学生吃上热饭。

  慢慢地,学生们越来越喜欢冯艾,背地里把这个成天都笑眯眯的老师叫做“小燕子”。“原来我以为上海来的老师一定很凶,可是看到冯老师带着笑容走进教室,给我们鞠躬,我的印象就改变了。”

  因为喜欢冯艾,学生们都抢着帮她挑水、洗衣服、背东西。一位学生还从电视上学了一句话在作文里表达自己的感情:“我代表全国人民向冯老师说一句:我爱你。”

  去年底,冯艾到北京接受团中央授予她的“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金奖”奖章,临行前的那节课,她一进教室,就看见讲台上摆满了各种野花。在野花簇拥的一小块讲台上,学生们用粉笔写着:“祝老师一路平安”。后来,学生沙金亮对记者说:“我们希望冯老师平安回来,我们希望她留下来。”

  冯艾等志愿者的到来,让学生、老师都感到北京和上海离他们近了。校长卢锋说:“以前我们不知道志愿者是什么样,他们来了后的所作所为,让我们看到志愿者的精神太可贵了。他们的到来,不仅解决了师资紧缺的压力,而且他们所带来的新理念、新教学方法和终身学习的思想,还影响了学生和老师。”

  到战河乡半年来,冯艾一直尽其所能帮助老师和学生。为了让学生们获得资助,冯艾在回北京、上海时学会了“讨价还价”。北方交大让冯艾去学校搞一个讲座,冯艾向学校递交了一份有6名需要资助的贫困学生的名单作为交换条件,这6名学生很快就被北方交大认领。通过冯艾的游说,北京和上海的一些学校、媒体为战河中学邮寄来音乐教材、字典、课本等;冯艾自己也掏钱给学生们买篮球、羽毛球、足球、铅笔、橡皮,还把自己的几十件衣服都捐给了学生。

  到战河中学支教半年来,冯艾募集了6000元资金,帮助了10名失学学生。

  在冯艾每月600元的生活费里,手机费是她最大的开销。作为大学生志愿服务队队长,她常常要和每一个队员通话,了解他们的情况,尽量帮助解决一些困难。为帮助大家排解孤独,冯艾常利用1月放3天假的时间,坐车到各乡去看望其他志愿者。团宁蒗县委书记马雄斌说:“有些不通公路的地方我们还没去,冯艾都去过了。”在大家眼里,冯艾性格开朗,会跳芭蕾舞,从小生长在北京,父母在新闻单位工作,姐姐在国外。许多人都不解地问过冯艾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已在西部吃过1年苦了,还要再去?

  冯艾从小就是一个热心公益事业、喜欢帮助别人的人。大学期间,冯艾是复旦大学“爱心基金”的参与发起人之一,担任过该基金的理事,这一基金后来吸纳了各方捐款近100万元,资助了复旦120多名特困生完成学业;冯艾还担任过复旦专门为贫困生提供勤工助学帮助的光华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在她的组织下,同学们用勤工助学的收入先后资助了安徽颍上县50多名贫困学生。

  尽管别人看来,冯艾已经为社会做了一些事,但冯艾自己却觉得这些工作离她想做的还有距离。几年前她第一次看到《中国青年报》上招募志愿者的启事后,便把它剪了下来。后来,导师的一句话更坚定了她的信念:“一个学社会学的人,如果不在农村呆半年,就不了解农村;不了解农村,就不了解中国。”当她把要去宁夏西吉当志愿者的事告诉妈妈时,妈妈只说了一句:“去吧,那里现在已饿不死人了。”

  冯艾说,其实真正改变她的正是第一年的志愿服务生活。“这是我第一次从大城市到极端贫困的山区,第一次与农村的老百姓朝夕相处,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黄土地上的坚韧不拔。”因此,去年6月,当她看到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招募启示,她再一次报名,来到了云南宁蒗县海拔3200米的战河乡,开始了她的第二次支教服务。“国家出钱让我们去农村吃点苦,这不是件很好的事吗?”她说。

  两次志愿服务,冯艾得到了父母和老师都没有告诉过她的感受:“大城市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无所谓,虽然在大城市里有成功感、成就感,但你不会有崇高感。而在山区支教,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孩子们的人生可能由于你的参与而得到改变。在这里,我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被别人需要的满足和快乐。”

  冯艾说:“其实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我们不是太阳,只是一只灯泡,一只灯泡能照亮一间屋就足够了。当我们一年一年把这个计划接力下去时,我们便可以影响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和老师,而影响了他们,就可能影响几代人,改变几代人的命运,这是我们志愿者的心愿,也是我们志愿者的幸福。

 

文章来源 北京市共青团市委

发布单位:松江共青团
〖关闭窗口〗
地址:松江区园中路1号楼604室  E-mail:sjtqwxc@126.com
电话:37735796  邮编:201620   备案号:沪ICP备11041337号-1